人気ブログランキング |

どこか似たカラスは籠の中。
by karasukago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タグ
(68)
(56)
(47)
(17)
(15)
(14)
(14)
(10)
(9)
(8)
(7)
(6)
(6)
(5)
(5)
(4)
(4)
(3)
(3)
(3)
Raven's fotologue [photo album]

Raven's Panorama [本家・my main blog]

Raven's Facebook

Raven's Plurk

カラス=鴉=Raven
→香港生まれ、カナダ出身、日本在住
→841030、蠍座、O型
→美術系専攻、日本語+心理學副専攻卒業
→closet child since 3
→竜太朗海月とネジラーです。海月since 2001.11、ネジラーsince 2007.7
→DEIST since 2000
→LEMONed since 2000
→NO LIVES, NO LIFE

♪好きなバンド
□Plastic Tree
□ネジ。
□radiohead
□etc etc etc......
+ + + + +

♪好きな音楽
□Alternative Rock
□J Rock
□Brit Rock
□Post Rock


「いつか全部の歌詞を翻訳してみせます」って太朗と約束したので、一生懸命歌詞の翻訳を頑張っています。最近はすごく忙しくて全然更新できないですが約束を破るつもりはないです。

2006-07参戦記録
2008参戦記録

2009参戦
0124 スピッツ
0129 黒夢
0130 プラ@NHK
0214 COLDPLAY@大阪
0215 COLDPLAY@大阪
0224 TRAVIS@大阪
0319 プラ
0423 ネジ。
0424 KEANE
0517 プラ@東京
0521 プラ@大阪
0720 プラ@金沢
0731 プラ@大阪
0830 プラ@武道館

2010参戦予定
0123 プラ@金沢
0206 MUSE@HK
0507 プラ@大阪
0508 プラ@京都 -fc限定-
0907 SPITZ
0922 KYTE
1021 プラ@大阪

Links


P.T.fansite:~海之月・眠之森~

bloom music act

mairl 泪童 小木 ruri ruri - 溺。 paradoll paradolljp tami 瑪瑙 asagi mia jin 小喬 拉拉 saki y2 冬音 wun tetko 圓圓 una Saiko joewind mukuon cherie 千羽 rukiya chika

カテゴリ
プラ Live Reports
Plastic Tree 相関
Plastic Tree 歌詞翻訳↓
- Hide and Seek
- Puppet Show
- Parade
- Single Collection
- Traumerei
- Shirokuronicle
- Cell
- Chandelier
- Nega to Poji
- B-sides
- Utsusemi
㈲有村竜太朗
◎日本生活
♪Other Live Reports
♪音楽
△サナトリウム
■写真
①映画
●其他翻譯
▲理科室ラジヲ翻訳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終於發個好夢。
發夢和兩位日本朋友去看螺絲。
看完之後,大家都在出待。
我心急,因為我要趕夜巴回金澤。
於是就和朋友們商量我如何以最快的方法搭去新宿站。

朋友們都要去出待了,所以都走開了。
我一個人,其實很想一起出待,可是又怕趕不及夜巴(其實這正就是上次參戰的擔心)
可是回去的中途,突然見到一堆人開始快步的步行,於是我又忍不住走過去看。
在夢中腳又不聽話,很大的無力感。走到過去馬路,見螺絲太朗剛下車。
怎知這時候有個不知好歹的人拿著相機來拍他的照。

我們這些螺絲們(笑)都很氣憤,都在罵他。我記得我有大罵他「過分!!!」
記得我當時心想,「最近是因為人氣急升麼,都多了些這樣的人來騷擾..」
螺絲太朗很恐慌,就走回去livehouse避開。
於是我們都在外面靜候。

後來不知道為甚麼我和其中一些螺絲們跟他上了保母車。
他開始彈guitar,第一首是「そして僕は途方に暮れる」那是我非常喜歡的一首,加上可以看他一個人自彈自唱,所以我感動得落淚了。
後來他還唱了幾首歌。有些歌是平時沒演的,我有點驚訝(不過忘了是甚麼~)
保母車有3行,他會輪流一首歌坐一行,讓我們都有公平的距離。真的很好人...。
我坐在最後一行,左邊有個肥人故意不斷迫著我..我有點辛苦。
後來太朗坐這行時,那個肥人又故意迫著他,真是..(汗)
完了的時候太朗跟我說了一句話,但他句話好奇怪,我又好緊張不知道如何時好,所以我讓他說多了兩次..(苦笑)

再後來,他下車了,我們也跟著下車,太朗當時穿了一條很短的淺藍色牛仔裙(那種再在裡面穿黑色緊身褲的style),他說,剛才走避的時候,不小心弄污了,然後不知怎地就交了給我。(汗)

這時候,他坐在livehosue外一張很relaxing的椅子上(那種好像在沙灘上用的)
本來我也不敢跟他說話的(其他人都紛紛跟他談話)因為我身上掛了個名牌(那時人人都要掛,就像fc旅行一樣),他坐在那裡的高度剛可以見到站立的我的牌,見到我的名字是外國人的,於是他就說:「你是外國人麼?」
我跪下來跟他同一視線說話,答:「是啊,我是加拿大,加拿大人。」(因為很緊張所以口吃了)
他表示很驚訝,因為我樣子不像加拿大人,於是我說:「我是在香港出生的加拿大人」(這句常常跟這邊的日本人說..笑)
於是他又用英文又用中文跟我說話,中文說得很標準(英文就忘了他說得好不好..笑)
我很驚訝他的中文會說得這麼好,所以我拍手讚嘆。

後來他要問我一些深入一些的問題,我忘了那條問題是甚麼,
不過看來我是很期待去答的,怎知這時候在現實中聽到一些聲音就醒來了。

醒來的我覺得糟透了!
因為正是最期待的時候嘛......唉。竟然可以跟太朗閑談!

發這樣的好夢時常常都不願醒來,偏偏又一定會在最高興的時候醒來。
根本發好夢和發惡夢都是一種折磨。(苦笑)

不過在這個每天朝8晚10的星期裡,發這樣的夢就當是一種辛苦工作的獎勵吧。(笑)
by karasukago | 2008-07-06 08:22 | ㈲有村竜太朗
<< 7/9 Plastic Tree - ... >>